京都墨

p1和p2分别是杰佣和园医,杰佣有点点魔法au,不喜慎点呀

以及在这里臭不要脸的说一下,目前转图只授权给两个小可爱分别去b站和第一弹【有人喜欢好开心⁄(⁄ ⁄•⁄ω⁄•⁄ ⁄)⁄】,头像壁纸可自取(当然如果和我说一声我会很高兴的!),其他地方看到的请帮忙点个举报谢谢!

如果是以“我可以转载吗”而我没问地点直接回答可以的形式,而地点是在快手、抖音的话,非常抱歉,由于我的个人原因我收回这个授权

可能会失踪一段时间_(:з」∠)_但,我一定会回来的!

p1—p5沙雕短漫,有修改有补充,主杰佣微裘前香祭

最后1p杰佣单张上色,辣眼睛慎点

(个人感觉)对于奈布来说,不同人的重要程度大概是:伙伴>杰克>自己

所以在帮队友挡刀迫使屠夫佛系、确认同伴安全后才会去找杰克

最后一张图里的左边是在b站一个视频里看到的,奈布刚要过去修机,一个队友就突然离开电机把板子拍下来,右边大概是佣兵玩家比较常见的责怪……

啊,草稿流令我舒适

“说谎的人要吞千针。”

——————————

以前画过一张的阴阳师pa,恶鬼杰×阴阳师奈

大概是白纹和刺客_(:з」∠)_

意识流

奈布和白杰克最初是在意识空间里见面的,两人所处时间与空间不同,两边时间的流动时间也不一样

第七张里想画求生者全员,事实上没画完_(:з」∠)_大家知道就好

p1 脑补的各个皮的佣兵性格 和之前不一样不是Q版形态,配对杰也没画_(:з」∠)_

p2—p7 不同cp如何为对方处理伤口 由于画风不稳定而差异极大,从第五张开始由于在看的视频额影响画风突变(笑哭)然而个人认为并没有任何违和感(笑哭)

p2杰佣

p3蝶盲

p4欺诈

p5冲撞

p6黄冒

p7由于没配对姑且凑一凑

p8园医

p9厂园,亲情向

“我现在是坏孩子。因为好孩子睡着了。”

——————

第一张有些修改

整体意识流,台词请自由发挥_(:з」∠)_

白纹后面没帽子散头发是因为刺客打的(×)

灵感来源于b站被科普了奈布·萨贝达其实是官职名,所以事实上可以有一个奈布佣兵团并不是不可能的(×)

其实是七夕的_(:з」∠)_然而我明显高估了自己的产粮速度

有人愿意猜一猜第二张里的佣兵团分别是哪些皮肤吗_(:з」∠)_(想多勒,没人想理你

【番外】求问要怎么攻略风耀剧情里的吸血鬼

七夕番外,戬飞主场,隐耀云,不知道为什么影羽没出场(笑哭)

人物ooc,剧透严重,结局尴尬,有点意识流,可选择看或不看

这么美好的节日,又是我考试的大喜日子,当然是刀了

——————————————————

00

  他第一次看到那个人的时候,火焰在他眼前交织成一片灼热的绸,怪物们悄然退去匿入黑暗,而那个人过来拉起了他。

  他以为那个人会当他一辈子的神。

01

  “你看见我了。”它说。

  玄易子没有说话,年迈的魔法师只是用他同时作用于拐杖的法杖敲了敲已经开始自我恢复的木质地板,零星的暖色光芒从屋内各处的细缝钻了出来,飘飘扬扬的聚在一处,隐隐约约聚成了一个人形。

  “你为什么要杀了他?”它问,说话期间颇为人性化地歪了歪应给是人类头的部位。

  “你并不为他伤心。”玄易子说。身为智者的他总是可以洞悉许多东西,甚至在别人自己都还没发觉之前发现,而他并没有从这个新诞生的灵智身上感觉到半分敌意与不满。

  “当然,”它理所当然地点点头,“他总是把其他生物带回来,然后这里就会变得很吵,有时候会有很多东西被破坏,他又会要求我把他们全部恢复,而且他还会……压制我?”它不确定地说,对自己的用词不是很有把握,“他通常都是无视我,我能感觉到他很不喜欢我,而没有他的承认我也得不到法则的认同,没办法独立出现。”

  “谢谢你能杀了他,”它说,已经有了明显四肢的它站在玄易子面前诚恳地说,“但,你为什么要杀了他?”

  “他在这里研究被归为禁术的黑魔法,”玄易子察觉到周围的元素突然间开始异常流动,不动声色地将卷轴握在了手里,“他的所作所为已经触怒了各族。”他说,“你又是什么。”

  “我是这里的一切,”它说,“这里的每一个阵法、每一本书籍都是构成我的东西。”

  “所以,能请你别杀了我吗?”

  被众生同称为智者的魔法师沉默,他已有些浑浊的双眼看着已经以人形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生命,那里面没有丝毫的黑暗,有的只是透彻的纯粹。

  老者发出了低低的叹息,像是在为眼前被胁迫的局势不甘,却又像看到了什么样的结局。

  最终他放开了手里的卷轴,轻轻地碰了碰它耀眼的红发。

  “愿神保佑你。”

  他笑了起来:“谢谢。”

02

  “火麟飞,火麟飞,”一只如同枯树又像是人手的生物从地上的阴影里钻了出来,其上裂开的数个地方都各有着猩红的眼球,现在它们都向着坐在床边的人,“他怎么样了?”

  “我也不知道,”火麟飞有些手忙脚乱,这个屋子的前主人并没有收集过多的与正常医术有关的书籍,而他偶尔的几次外出带回的也没多少涉及这方面的,零星的知识让此时的他手忙脚乱,也不知道做的对不对,“但他好像在做噩梦。”

  他把手搭在人类幼崽的额头上,幻术沉淀进梦里,不停渗出的冷汗终于停了下来。火麟飞想了想,又把一个他某次出行学到方法后自己制作的捕梦网挂在了床前。

  黑色生物的几个眼睛里都流露出羡慕的感情:“当人类真好。”

  他们不需要睡眠,也没有办法做到其他生命能做到的“入睡”,梦境对于他们来说是触及不到的一个美丽的幻象。

  “我跟你说!”手爬上了床铺,停在柔软的的枕头边开始试图比划,“我们发现这个人类幼崽的时候是想帮忙的,可他看见我们就跑,我们根本不能靠他太近,”她说,“你知道这附近都是些陷阱法阵,对吧?我们只能在他跑进去之前吓跑他,幸好他最后选对路来了。”

  火麟飞被她比划来比划去的样子逗乐了,拍了拍她:“你们做的很好啊。”

  这句话像是扎破气球的针,而黑色的手则像是被扎的气球那样一下子泄了气。

  “我们做的很好”,她嘟嘟囔囔地说,“可他为什么怕我们?”

  火麟飞将实现转回了人类依旧苍白的脸上,依旧昏迷这的人类幼崽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却比之前平静多了。

  “大概是因为我们是他们眼中的未知吧。”火麟飞推测说。

03

  夜凌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需要面对这些。

  他听从未沉睡前冥王的指令在现在这个时间醒来,现在却得在应该休息的时间听着一只传音小人偶在这里吵吵嚷嚷,而身为万恶之源的对方还一点自觉的没有,兴奋地四处弹射,不少细碎的装饰品被它乒乒乓乓地撞了下去,几秒钟后却又自己飘起来回到远处恢复原样。

  “安静点。”夜凌云面色不善地放下手中正在誊抄着的书籍。他才刚醒不久,对于休息没有什么需求,而这意味着他将面对这个精力旺盛的传音人偶的吵闹。对于这只在他醒前就已经在了的人偶他不是没有想过破坏和驱逐,可对方明显也是个硬茬,把自己硬生生地变成了被法则无视的存在,夜凌云已知的手段对它没有任何作用。再加上吵起来是是吵,不过大多时间还是很安静地缩在一个角落里呈掉线状态,而且有时候还会为夜凌云带来一些近代书籍帮助他弥补错过的时间,夜凌云也勉强同意它在这里占有一席之地。

  但这不意味着它可以在这里肆无忌惮。

  夜凌云利落地从声旁提起一个由黑色金属做成的笼子,在传音人偶没反应过来之前一把抓住它将它塞了进去。

  传音人偶委委屈屈地缩在了一个角落里,它发现自己通常可以穿过物体的能力现在似乎失效了:“你真绝情。”它说,红色布做成的头发看起来都没那么漂亮了,语气做作的像是那些夸张地喜剧演员。

  “活该。”夜凌云说。

  “哎,你说,”人偶把它细细的小手从笼子缝隙中间伸出来,碰了碰夜凌云正把笼子挂在空中的手,“人类是什么样的存在啊?”

  “愚蠢又无知,自视甚高,寿命极短。”夜凌云心情颇好地用手指戳了回去,看着人偶凹下去的布料简直就像晒了月亮一样愉悦。

  “除了最后一个外,有点像在说你?”

  眼白骤然变得漆黑,夜凌云变得尖利的指甲划破了布料,露出人偶肢体里面柔软的棉花:“你知道些什么?”他问,“我不记得我们那个时代有你这号人。”

  “我知道冥王这边的很多消息,毕竟这里的黑魔法才是最为强大的,”人偶说,“如果说到了你的伤心事,我很抱歉。我不是很能理解其他生命的感受。唔,也许我该送你个我的自画像,以免以后你见到我都不认识?”

  “你想知道什么?”

  “我最近捡到并帮助了一个人类幼崽,他排斥我的伙伴,却非常的信任我。”人偶做了个托腮的动作,“人类真是让人不解呢。”

  夜凌云嗤笑一声:“你不该问我,我讨厌人类。”

  “那可不一定呢,你看看冥王,看看雪皇,”人偶说,“也许以后你会遇到一个喜欢的人类呢。”

  夜凌云看着瞬间处于掉线状态的人偶,阴沉的表情重回淡漠,继续开始了誊抄书籍。

04

  “你想学魔法?”火麟飞问。其实他没有太过吃惊,那些蛊惑人心的黑魔法里总会辛辣地讽刺人类的无止境的欲望,不过火麟飞跟认同那有时是一种积极向上的上进心。

  龙戬看起来有些不自在。对方是个在普通人眼中遥不可及的存在,而自己被他无条件收养,虽然已经力所能及地做了一些能做的事,可他相信在魔法师眼里根本微不足道,现在自己居然还请求他教导自己魔法。

  “这很失礼,我知道的,”龙戬有些结巴地说,“但我希望可以在某些时候能够帮助到你,而不是只能看着你在忙。”

  “当然可以,”火麟飞说,过目了一遍自己脑子里清一色的黑魔法后顿了一顿,“不过你可能得等几天才行。”

05

  火麟飞叹了一声,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人类诗人总喜欢歌颂时间女神,因为她实在是个奇迹。她可以让生命死亡,可以使生命复苏,可以让一切在生灵为察觉的情况下改变周围。比如说他捡回来的已经比自己更高的龙戬。

  这些年来火麟飞给夜凌云亲自送去了自己的画像(虽然最后它和装有传音人偶的笼子被夜凌云用来把他砸出来门,但他相信画像上防御魔法的力量),窜去魔法师工会里偷偷复制完了里面的魔法书,悄咪咪地摸进了曾为神族的雪皇的旧居看了看,还差点与自称为雪皇代言人的鬼谷面对面,收集了更多的各族的特色产物,也教会了龙戬包括魔法在内的众多技巧。

  他看了很多生命,很多事情,也就开始对所谓的“人性”有了些了解。

  “莉莎,你说,他已经长大了,我是不是应该鼓励他出去闯荡了呀?”

  黑色的手的食指点了点,数个红色的眼睛眯了起来,像是在笑又像是认同:“当然,就像雏鸟总是要离家一样。怎么?你很舍不得他吗?”

  “当然舍不得啊,”火麟飞让自己摊在桌上,碰掉的书本噼里啪啦地散了一地,但他已经在龙戬的房间里用了静音术,外面的大声音并吵不到龙戬,“他可是第一个来这里的人类幼崽。”

  “你喜欢他吗?”莉莎问,“是那种小美人鱼愿意用声音换双腿的喜欢吗?”

  “应该没有,”火麟飞想了想如果以后自己只能用字说话的话那真是太痛苦了,“而且我记得人类把那称为……爱?”

  “好吧,”莉莎说,“要天亮了,我该走了。真不知道为什么他那么讨厌我们。”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不乐。

  火麟飞与她告别,蹑手蹑脚地走回屋内,想了想为了不惊醒近期睡眠越来越浅的龙戬选择了直接躺倒地上假装自己是从床上滚下来的。

06

  早餐其实是不必要的,一切食物都是,但为了不让自己与龙戬有太大差异感火麟飞还是会同他一起吃的,反正龙戬走就把做早餐和洗碗(用魔法)包揽了,火麟飞并不觉得有什么影响。

  火麟飞莫名地对黎明前的对话耿耿于怀,在早饭后忍不住问龙戬:“诶,龙戬啊,你有想去做的事情吗?”

  龙戬穿戴手部魔法防具的动作停了下来。他抿了抿嘴,放下手直视火麟飞。

  “我想去当异族猎人。”

  火麟飞瞳孔有一瞬间的放大。

  他听说过这个职业,从那些或狼狈或自在的吟游诗人口中,从圣骑士们赞叹的交谈声中。他知道这个职业,是个可以为人类做出卓出贡献的职业。

  ——为人类。

  非我族人,其心必异,其异必诛。

  龙戬没有留意到火麟飞细微的异常,或者他以为这只是火麟飞听到他这个突然的回答的惊讶:“我希望我能亲手杀死当初害死我父母的那些用黑魔法的怪物。”

  “你还记得那个……怪物的样子吗?”火麟飞问。

  “有很多,但印象最深的是个黑色的手,上面有很多红色的眼睛。你见过它吗?”

  火麟飞放开了叼着的叉子。

  “没有,”他听见自己很冷静地说,“我没见过。”

07

  “火麟飞,火麟飞,”莉莎的声音听起来奄奄一息,腥臭的墨绿的液体从失去眼球的空洞里涌出,“为什么……他要杀掉我们呢?”

  火麟飞表情空白,回握住黑色的手,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察觉到有异变后就开始向回赶,然而还是没赶上。

  “对不起,”他说,“我不应该……不应该……”

  他不应该做什么呢?他做错了什么呢?

  他不应该受不住寂寞偷偷地试图创造出同类,他不应该对闯进来的人类孩童抱有同情之心,他不应该教会龙戬那些魔法,那成了把锋利的刀,把他自己伤得鲜血淋漓。

  也许他应该教龙戬黑魔法,把他拉入这个深潭。

  莉莎消失了,毕竟她只是个由黑魔法创造出来的,怪物。

  火麟飞感觉自己在笑,笑得很开心,很用力。因为他终于明白了人类为之疯狂地感情是什么,可他觉得这并不划算,失去的实在是太多太多。

  听到异动的龙戬携同他的伙伴赶来,只看到火麟飞悬浮在空中,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人类啊,”他扬起手,原本还有些躲藏在阴影里的怪物一同浮现在空中,他们失去了原本的形态,如同一滩液体一样不停变化,最后汇聚于火麟飞手中,而他没有任何迟疑地将它们吞进口中,“这里并不欢迎你们。”

  在龙戬被送出去时火麟飞觉得他似乎想和自己说什么,可自己现在并不想听。

08

  “你看,你不是也带了两个小孩的嘛。”火麟飞悬停在空中,打趣地和夜凌云说这话。

  他其实对自己也有些绝望,因为直到现在他看到幼童——不论是哪族的——都生不起气来。

  “你喜欢小孩。”夜凌云笃定地说,“所以这是你变成小孩的原因?”

  火麟飞看了看自己的手,小小的,看起来没有半分杀伤力:“原因之一吧。这样我可以提醒下自己,别忘了怪物的身份,毕竟还是要敬业的嘛。”

   夜凌云少见的没有对此进行讽刺,只是看了看火麟飞:“所以你现在出来的原因是什么。”

  不想再呆在那里。

  “在找两个东西,”火麟飞说,“我记得我以前借给过你一本书?”

  “你要找它?”夜凌云伸手就要去拿。

  “不,不急,”火麟飞摆了摆手,“主要是之前还给过一个人,后来他老死了,我忘记找他要了。”

  夜凌云:“……”

  “不过我还是能找到的,所以我还是找到这边来了。”火麟飞摊手,“就在那个白头发的人类小孩身上。”

  夜凌云挑了挑眉。他的确让风耀帮他找过一些东西,而且同意他留下自己喜欢的,没想到运气这么好刚好收到了这家伙要的东西:“要我帮你要回来吗?”

  “不用了,”火麟飞说,“还是放你们这边吧。”他想起来自己最近发现的一些事,最终还是决定把自己的计划往后推推。“作为交换我能去看看他吗?”

  “你想做什么?”夜凌云身体向前倾了倾,威胁之意一览无余。

  “你想多了,我绝对什么都不做。”火麟飞举起双手,对突然鸡毛起来的夜凌云也是无奈。

09

  火麟飞知道龙戬在找他,可自己不想见他,不论龙戬见到他想对他说什么,或许是质疑,或许是责骂,也可能是道歉——让他做做白日梦吧。

  在把那些怨灵烧得渣滓不剩后他为夜凌云治疗,边为夜凌云身上的伤喊疼边感叹能把神圣元素弄得和怨灵协调的人的技术之强大。

  “你居然还在念旧,他可是想杀了你的。”火麟飞说。

  夜凌云沉默。

  “你不会真的以为自己死了他们就会复活吧?”意识到夜凌云沉默下的意思,火麟飞开始深深地怀疑自己这半个知己的脑回路,“这是不可能的,如果你死了,依靠着对你的怨恨复活的他们在失去了憎恨对象后也会立刻消失的。”

  “我知道,”夜凌云单手半捂住脸,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我知道。”

  只是忍不住希望着所谓奇迹发生而已。

  “他们是背叛者。”火麟飞说,也明白自己说不动这个千年如一日固执着的吸血鬼。

  这场短暂的会面以火麟飞匆匆离开收尾,而他们在之后再也没见过。

10

  “起来啦,”苗条俊用羊皮卷敲了敲倒在沙发上的火麟飞的头,“老实交代,你又惹到什么东西了跑到我这里来躲事情?”

  “啊,小胖墩你居然这么对待作为朋友的我!”火麟飞做了个捂心口的动作,抬手拨开了那卷羊皮卷,“别闹,说正事呢。”

  也不看看真正闹的是谁。穿山甲翻了翻白眼:“啥事呢,劳烦您大驾光临?”

  “鬼谷知道吧?”

  苗条俊用鼻孔看他:“谁不知道那个丑东西,趾高气昂的,还有脸说自己是雪皇的代言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我觉得他有问题,”火麟飞说,捞起自己衣服的下摆,在苗条俊还没反应过来大叫“变态啊非礼勿视啊”之前让他看到了自己身上的伤口,“你看看这个。”

  “卧槽,卧槽,”苗条俊往后退了一步,撞翻一堆叠的高高的杂物后才被惊醒过来,手忙脚乱地要去找药,“玛德火麟飞你到底惹上了什么玩意儿啊!”

  “冷静点,没用,不然我早就自己恢复了。”火麟飞见苗条俊是真的被吓到后立刻放下衣摆,完全感觉不到痛似的哥俩好地上前几步把手搭在苗条俊身上,“而且也不怎么疼,伤口在我身上,你冷静些。”

  苗条俊简直要抓狂了,他可以确定自己看到了几根森白的骨头露在黑色的血肉里,可火麟飞的表情就像是加了件衣服在身上一样。

  “真的不疼,我把感觉那部分切断了。”火麟飞见苗条俊还要发飙只得立刻出言安抚,“我只是想给你看看我轻视他——鬼谷的后果。”

  “这是他干的?!”苗条俊抓狂,“没事,你等着,胖子我现在就帮你报仇!”

  “不,我需要你在这里等一些人,可能四个,可能五个,里面有一个脸上有黑纹的……以为自己是个人类的恶魔女孩。”火麟飞说,“他们更需要你的帮助。”

  最后他离开了苗条俊隐匿的驻地,带走了那些不怀好意地缀在后面的影子。

11

  他们再次遇到了,火麟飞甚至心情颇好的主动向龙戬打了声招呼。

  “虽然我并不欢迎人类来这里,但看着还有别的人在这里,我就勉强表示欢迎吧。”火麟飞说,抬手的瞬间放置于风耀随身空间里的两本书就到了他的手上,“谢谢你为我带回它们,我找了很久了的。”

  真是糟糕。火麟飞想,鬼谷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他的伤口一直不见好,甚至开始向四周蔓延。他开始抑制不住疼痛的感觉,它撕扯着他的皮肉。

  人类真是麻烦。火麟飞第一次有了这种念头。可这不要紧了,他想做的事情已经都做完了,之前被耽搁的计划也就可以进行了。

  “这里是黑魔法的聚集地,”火麟飞伸开手,两本书自动归位,“而我是这里‘附灵’的产物,算是这里的‘守卫者’,或者说……‘看门狗’。”

  “这里很快就会永远消失,你们可以看看这里有没有你们需要的东西,除了黑魔法产物你们都可以拿走。要知道……你们的敌人是鬼谷。”

  有一只手拉住了他,上面有着老茧,曾经染着他同伴的血。

  “你要去哪?”龙戬问火麟飞,他的双眼直直地看着他,“你要去哪?”

  “我说过了,”小孩子一样的手搭在龙戬手背上,“黑魔法产物是不可以的。”

  火麟飞的身体碎成了暖色的碎片,几人脚下一空,齐齐掉了下去。

12

  火麟飞感觉到自己在消失,真正意义上的消失。事实上他早就把特别重要的一些东西私下里交给了苗条俊,那几个人想落下什么都不行。

  他其实没有什么遗憾。或者说他最近一直在思考,是不是在最开始的时候,他就不应该对那位年迈的魔法师的行为有什么抵抗。

  他终于明白那个老者当时为什么要叹息了。

  现在的他要消失了,有可能会被鬼谷掌控的禁术就此化为尘埃。

  有人扑了过来,似乎是想拉住他。

 “再见。”他说,泯灭在虚无里。

13

  他以为那个人会是他一辈子的神,永远那么遥不可及,光芒万丈。

  现在他才知道,是自己亲手葬送了自己的神。

 

前几天在肝别的圈的文
开开心心准备肝圈内图(有人喜欢我的作品很开心的(ฅ>ω<*ฅ))
突然发现后天七夕,而我还要考试
单身狗拿烟的手微微擅抖
混更混更,表明立场,等着我七夕那天发刀子
由于不想让自己面对黑历史将会删掉两个东西●▽●,之后会大修再发,先用我的小本本记一记名字,是“旧时录”,灵感源于一首歌
溜了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