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雪弑

狂乱的草稿风

因为没时间了所以非常潦草(土下座)

都是听“千灯引”是来的灵感【同学说她感觉这种恢弘又悲伤的感觉很像一目连】

不会画龙不会画龙不会画龙(躺)

想画荒发现那种发型不是我等渣渣可以驾驭的……

大概直到明年七月我都碰不到电脑了吧(哭唧唧)

不知道能说什么……大概是一种绝望吧
最近三天的战果(等下那个也是),打了近三百次百鬼感觉食指都要起茧了,但是到现在我一个连总碗都没有
碗都没有
wy你怎么不去sys

三天前的真事

不同的大概只有对方的阴阳师皮肤是默认而不是黑晴明的,对方说的是“辣鸡”而不是“垃圾”

蛮生气的那时候。我承认雪女斗鸡有那么些让人讨厌可打输了别人就骂一句垃圾就是你的问题了【嫌套路恶心就练更恶心的去恶心对方就好了,为什么要骂人?不管什么式神都是玩家喜欢并且用心练了的啊

当初我被阴阳师宣传用的那张神乐的正脸图吓得根本不敢进,几个月后尝试着玩一下本来想退的全是雪女初始皮肤的盛世美颜让我留下来了

不管网易对她干什么不管剧情里的她有多疯狂我还是最喜欢她了

悬赏引发的脑洞(为什么一目连碎片任务需要烟烟罗惠比寿辉夜姬)

烟烟罗简直就是悬赏界大佬

有称呼上的问题请谅解(土下座)

背景渣请无视(躺平)

服饰有简化注意

啊啊啊终于在520发出来了……当入党费( ̄︶ ̄)【你】

好想打博晴tag……(躺)

——这位美人,小生……

——滚。

————————————

依旧画风清奇嗯

产量玄学真的有用,上次那张之后咱就出了姑姑(30多级才出了姑姑我也是非得可以)

第一个崽和琴都是碎片拼出来的,不同的是拼完崽后什么都没有,依旧一堆rrr,拼完琴后已经有两个崽跑过来了……当然都被我喂了(冷漠.jpg)(叫你们来这么晚我都已经给第一只觉醒完了)

今天第一次打协同斗鸡(难得一次赶上时间)然后……我没发现我出了三只式神,被对方打的时候才发现带了一只十多级的灯笼鬼(姑姑才29,还有一只是26的打火机)

——队友我对不起你(士下座.jpg)

在被干掉前队友骂了一句“你有病啊”

真心觉得自己脑残手残没药医(哭)

画风清奇的狐琴邪教hhh

幼体吧大概算?

测测玄学怎么样,虽然咱现在并没有可以抽的符咒(躺)

祝我下午的英语可以多蒙对几题,嗯

求一本同人的详情……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0d.7625083.1998302281.17.9E6iX7&id=537562764585&scm=1007.12897.43658.101200300000000&pvid=54a721de-ecbc-4fd5-a018-26842d537e8a

淘宝地址在这里,名字是

《Deterioration》恶化 BY云吞

求问大概有多少字以及是否推荐购买

找不到试阅也找不到相关文章的说……封面很赞就点进去了 _(:3 」∠)_

一个小段子

天啦噜原来这里大触辣么多
小生来占个位置可好一w一

脑洞的一个小段子
敢说是c p的看我不打死他

洛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帮我一个忙,可好?”那个人说,似乎在笑。但洛基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只能看到那人的头发散了开来,正如它的主人那般悬在了空中。
“为什么。”尽管洛基还是幼年精灵,可他却明白不是所有人都是好人,也不是所有忙都可以帮的。
“嗯……让我想一下。”那个人居然这么回答他。
洛基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那个似乎真的在想理由的人一眼,决定离这个疯子远一点。
洛基转过身去,那人却从上方倒悬在空中出现在他面前:“那换种说法。”
“我们来做笔交易。你为我做一件事,我护你弟弟无恙。”
“可好?”

星拏

 序
“历时千年的黑龙战役终于结束,阿斯兰迎来一个光明的未来。”——出自《阿斯兰编年史》
  拥挤的马车内弥漫着烟草的苦涩与汗液的咸湿,它们被浓浓的酒精味糅杂在一起,黏在每一个人身上,即使是车厢两侧敞开的窗口也未把它们扯出。坐在车里的人们在狭小的空间中大声嚷笑,将手中的盛满烈酒的杯子高举与他人相碰,丝毫不在意自己是否认识对方或是在先前有过摩擦,甚至不在乎彼此的灰头土脸——毕竟大家都一样。
  马车已有些破旧,行驶在路上常常是一边晃动一边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似乎随时会掉下一个或全部轮子。当然,这对车上那群家伙没什么影响。
  他们从深夜开始如同狂欢般地把在上一个落脚点处购买的烈酒开封,与他人又笑又叫地直到现在接近清晨——他们的确是在狂欢,欢庆这一趟被魔物接连袭击两次的路途将在今日中午时结束,而如有神眷一般的,他们中最多的也就是伤了腿、几个月不能动弹,没有一个人去见了龙神。
  有个个子较小的少年被挤在这堆醉肉中间,他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里面钻了出来,为了防止被别人像上次那样把他像拎鸡仔那样拎起再扔进那龙潭虎穴中去,他连气都不敢喘一下就手脚并用地飞快冲了出去。
  马车外还有一个专门给车夫准备的位置,但上面没坐人,因为拉车的马已经走这条路近十年了,车主非常放心。他让马拉着车走,而自己则变成了“醉肉”中的一块。
  小个子少年气喘嘘嘘地爬到了那个位置上,抬头便看见坐在马车顶上披着斗篷的人。
  那人本在用布擦拭着自己的重剑,发现到小个子少年向自己看来时对其微微笑了一下,那张本就有着俊美五官的面孔让人更加移不开眼。
  “真叫人吃惊,他们居然没有把你塞进酒桶。”原先在擦拭重剑的人说。他将手中的重剑收回剑鞘,轻松得好像在挥动一根细小的树枝。“运气不错啊,诺曼。”
  “有本事别在这里说风凉话,自己去被灌试试啊!”诺曼没好气地说。
  “那可不行,身为护卫的我可不能大意,不然你们可是会有生命危险的,”青年说,抬起手来,右手的中指与食指间夹着一根金色的、细如发丝的针,“比如现在。”
  那根针在他翻手间飞出,刺入了直视他的诺曼睁大的右眼,伴随着一声非人的凄厉尖叫声,一团黑色的雾气出现在那根针下,被带着钉在了地上。马车破旧的轮子从它身上穿过,仿佛穿过地面上浮起的尘土,没有丝毫的阻碍与停顿。
  诺曼目瞪口呆。
  “刚、刚刚刚刚刚才那个是什么?!”他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同时慌张地确认着自己的右眼是否健在,在得到肯定的答案后明显地松了一口气。
  “一种雾形态存在的魔物,可以潜伏在人的身体里,慢慢侵蚀人的神志,让人的身体被它们控制。”青年平静地说,仿佛刚刚他只是拔掉了路边的一颗杂草。
  “那放它到那里——”
  “没事。它在没有附身的情况下不能接触到日光,不然就会‘呲——’然后‘嘭’地一下化成灰,找都找不全。”青年说到“嘭”这个拟声词的时候还用双手做了一个爆炸的动作。
  “那根针……?”
  “哦,那是我们以前常用的东西,一次性的。雾魔——就是那团马赛克——死后它就会消失。”青年认真解释道,“以前那种用龙神之力凝成的小型武器到处都是,因为它不会伤害人而我们只有用它才能把雾魔从身体里打出来。它估计是在昨晚魔物群袭击我们时附到你身上的。”
  诺曼看着他习以为常的表情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你说你以前参加过黑龙战役我还以为你是在骗小孩子,原来是真的?”
  “我看起来像是骗子吗?”青年做了一个捂心的动作,可脸上笑眯眯的表情让人一点都不觉得他受到了什么打击。
  “可黑龙战役在二十八年前就已经结束了,你现在看起来最多才二十三。”诺曼说,“我想象不出一个五岁的小孩子‘奋勇杀敌’的画面。”
  青年大笑了起来:“你可真幽默!”
  马车继续“嘎吱嘎吱”地往前走着,似乎无事可做的青年不知从哪里摸出了几根草茎,开始用他布满与年龄不符的老茧的双手摆弄它们,也不知在做什么。
  觉得无聊的诺曼开始找话题:“说起来,你是保卫者,为什么不给这辆车换个轮子?我觉得马车崩塌导致的受伤的话负责人应该是你。”
  “因为修车费需要五个铜板乃至更多,而老板免我搭车费后给的报酬只有五个铜板,”青年说,“我没有那么多钱来做慈善,甚至可以说,我现在身无分文。”
  “我以为你在黑龙战役后专职保卫者……等等,你们英雄也要担心钱财不足吗?”
  “以前说不定能被称为‘英雄’,现在大概只能算是遗留问题吧。”青年说得非常平静,他手中的草茎已有了一个蛐蛐大致的模样,“我可不是专职的保卫者,只是在搭顺风车的同时赚些伙食费而已。”
  “你战友也像你一样……吗?”想了想,诺曼还是把“那么颓废”这四个字给去掉了。
  “不一定。有些光荣的成为了皇家军团的一份子,有些成了战后的世界毒瘤。”
  “后一个听起来不可思议又有些惨。”
  “是啊,惨。有段时间我都在想要不要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啊,当然我干过也自己爬出来了所以不用担心我不是鬼——我只是还有一件事没做完,不甘心而已。”
  “你要做什么?”诺曼好奇地问。
  “找一个人,带她去看看这个世界。”青年把编好的绿色的草蛐蛐丢给诺曼,看他手忙脚乱接住的样子笑了一下。
  “你的青梅竹马?”扯了扯草蛐蛐的腿发现没那么容易断后诺曼问他。
  “怎么可能。我青梅竹马早死了。”青年满不在乎地回答。“好了,现在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诺曼,你还有一个上午的时间补觉。”
  “别把我当小孩看,”诺曼说,“最讨厌你们这些大人了。”
  等那群人都醒后马车已经到达了目的地。他们敲自己因宿醉而疼痛的头从车上走下,像敲着坏掉的鸡蛋。青年从他晕乎乎的雇主手中得到他的报酬后也离开了——他的雇主很大方地给了他一个银币(a),也不知道是因为青年击退了两拨魔物还是他本身还没醒点错了数目。
  诺曼背着自己的行李向远去的青年招手告别。
  “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在看到青年也向他招手致意后他把双手拢在嘴前向青年大呼。
  青年冲他笑了笑,转身消失在熙攘的人群中。

  他的目的地有些神奇——一家面包店。谁能想到大名鼎鼎的有着龙族血统的宝石商雨果(b)的家人会在这籍籍无名的小镇里,开着一家普通的面包店。哦,并不是雨果的妻子,是他表弟的遗孀。
  那家面包店真的是十分偏僻,以至于在青年向第五个人问路后才得以找到正确的位置。并不是因为那家面包店不够出名,至少问过的五个人都知道,但青年就是找不到正确的位置。
  不是他路痴。真的不是。
  当他看够了店门前开得正好的各色小花、跨进店门时,有着银色卷发的小女孩正从屋内唯一一张桌上跳下来,看到青年后明显地被吓了一下,随后赶忙理好自己翻起的裙角,跑着消失在了侧门里。
  大致能猜到她是害怕他把她失礼的一幕看在眼里的青年没怎么在意,等着小女孩把她母亲、也是他此行目标之一的雨果的表弟遗孀唤出来。
  不多时,一个穿着朴素麻布连衣裙的妇人从侧门走了出来。并没有过多的惊艳,可她周身的气息温和得让人不由自主地觉得宁静。
  “您好。”她面带亲切的微笑。时光已在她眼角留下挖凿的痕迹,却掩不了她温和的气息。

 

 

a:一金=十银=一百铜
b:不是历史上的雨果,是龙斗士里的宝石商。提供给武器加成的宝石。

————————————————————————————

“序”未完,之后会加以补充

修改后【躺】

有什么不明的地方可以提出来哦

高兴还有人会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