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墨

【卡埃】小锡兵

伪童话风,4000+,ooc注意 狗血注意
主卡埃,辅雷安,凯柠,瑞金,一丢丢隐晦的嘉丹和鬼莱
向安徒生童话的《小锡兵》以及游戏“毛线小精灵”以及岚少实况致敬
————————————————————————————————
“我不属于这。”
新来的玩具——铁质的小锡兵这么说。他身上染着鲜艳的绿色,表情僵硬,和白天屋子的主人仍在时一般无二,与热闹起来的现在格格不入。
“我要去找我大哥。”
听到他的声音的只有一个毛线玩偶。
埃米很早之前就和姐姐艾比一起被白色头发的青年捡了回来,虽然他到现在也不明白那个优雅又神秘的青年为什么会把两个制工粗糙的毛线玩偶带回来,甚至在某个晚上艾比向他念叨了一晚上在童话书上看到的“每个公主都该有城堡”定律后第二天就自己在这个屋子里手制了一个漂亮的毛线城堡,让其他玩具羡慕得不要不要的。
不过虽然艾比兴高采烈地住了进去,埃米也是没有去的。虽然他和艾比是同一个小孩在相隔不久的时间里做出来的,但他和艾比站在一起就是会有很大的差距。最明显的大概就是他们的翅膀了,如果说艾比的是小心翼翼用最洁白柔软的毛线缠绕制成,埃米的大概就是丑兮兮的连在背部的两个不规整的黑色三角形。
艾比永远地活力四射,而在她活蹦乱跳地和其他玩具挤成一团在桌沿打量青年制作而未完成的木偶的时候,埃米缩在角落看着她,确保在她脚滑时有人能发现并把她从桌底捞起来。而埃米也因此听见了新来的小锡兵的自言自语。
他忍不住看向那个小锡兵。而那个小锡兵一动不动,好像依然有人类在旁边看着他们一样。
“你是从外面来的吗?”埃米问。
小锡兵是今天青年带回来的,而之前玩具们是围在他身边叽叽喳喳不停的,不过之后全因新同伴的冷漠挫败而归,才转而涌向了那个被青年做得栩栩如生的木偶。
小锡兵没有回答埃米的意思,他甚至没有移动直视的视线分毫。
埃米也没在说话,重新看着自己姐姐去了。
有只全身漆黑的野猫在这时从窗口爬了进来——上帝,青年从来没有把东西随手关上或锁起的习惯,这使得在箱子和橱柜里的玩具们非常开心——但不得不说,对于现在来说那大概是个噩耗。
黑猫踩着放在窗边凳子上的木偶有着金色头发的脑袋着陆在桌上,像是个顽劣的孩童一样不停故意去撞倒或踩住四散奔逃的玩具们。有几个没跑赢,被从桌上撞了下去,落在地板上发出听着就疼极了的脆响。
“走开!你这个坏蛋!”有个大胆的玩具朝他喊,挥舞着自己短短的毛线小手。
埃米连滚带爬地冲了过去,但并没有来得及阻止自家姐姐被黑猫因好奇而凑过来探了探的鼻尖拱翻的结局。不过好在黑猫对她没什么兴趣,打了个小小的喷嚏后就跨了过去,用尾巴带倒了冲过来的埃米,但没有要把他们吞掉的意思。
黑猫寻着不知名的东西来到了新来的小锡兵面前,张嘴,在其他玩具尖叫的背景音下把什么东西吐在桌上,然后就这么扬长而去。
被吐出来的一副小小的盔甲,上面还有着不少坏蛋猫的口水。有的玩具在他尝试着站起来的时候凑了上去,有的好心地给他递了纸巾。
“谢谢,”盔甲道谢,用纸巾擦拭着自己,“有哪位好心人可以告诉在下这是在哪吗?”
“这是丹尼尔的工作室。”有玩具回答他,“你是谁?”
“在下安迷修。”盔甲说,抬头后看见了头上几乎实体化“……”的小锡兵,惊讶道:“卡米尔?!你也在这里!”
得知两个玩具相熟后玩具们把明显比卡米尔更让人亲近的安迷修围了起来,把被卡米尔完全抵挡的热情双倍地传达给了安迷修。这使得安迷修几乎是在过了半夜之后才有空闲来到卡米尔身边。
“雷狮很担心你,”安迷修说,“那天发生什么了?”
“那天窗户没关好,”卡米尔说,“我掉出了窗外,落到一只刺猬的背上,在它过河的时候被水带走了,被冲到岸上后有个人类把我带到这里来了。”
“我是被那只坏家伙带过来的,”(卡米尔:显而易见。)安迷修说,“雷狮在和太子对峙,我没留意到它。我想我们应该快点回去。”
“你知道怎么回去吗?”卡米尔问。
“呃,”安迷修愣了一下,“不知道。”
不过他们很快就知道了。安迷修询问了那时最近的埃米,而艾比听到了这个问题,说:“你们可以去问问那些书,他们知道很多。”
老旧书籍堆集的地方有点高,因为他们太老了,有些脆弱而缺少年轻玩具那样的活力。
“我们不知道,”书说,书页翻动时带起的风与灰尘差点将好不容易爬上来的四个小家伙抖下去,“也许你们可以去问凯莉。噢,以前我说不定会推荐去问鬼狐天冲,但现在……”书的声音弱了下去,最终合上,不再搭理来访者。
埃米和艾比是知道这件事的。他们来到这里的时间够早。而那个名叫莱娜的漂亮的纸片舞女最后在一个雪夜里跳出窗外,可等雪融化后,玩具们没找到她的踪迹,就好像她像那些漂亮的六角形一样在阳光下融化、消失。而原本喜欢叽叽喳喳地拉帮结派的俄罗斯套娃一直停在橱柜的角落,灰尘在他身上安家。
他们找到了凯莉,那是个漂亮的瓷娃娃,颜色比卡米尔身上的还要漂亮几分。听到他们的来意后她打量了三人——艾比和凯莉因为一只漂亮的夜莺有些过节,艾比在听到凯莉的名字后就跑了——一会儿后才道:“我可以告诉你们,但你们能给我什么?”
“你想要什么?”卡米尔问。
凯莉给他们看了自己的珍藏。
“这是安莉洁送给我的,”她看着那些漂亮的白色干花温柔地说,“我希望能有东西可以让我把它们戴在身上。”
最后埃米把背后一个丑丑的黑色三角形拆下来,安迷修和卡米尔把它们分成两半,一半将干花系在凯莉头上,一半将干花缀在凯莉胸前。
“谢谢你们,男孩们。”凯莉表达了自己的谢意,并让一截无聊的铅笔把自己描述的路线画在了纸上。
“你们可以在明天晚上出发,”凯莉友情建议到,“那样你们可以搭金的便车——他是个夜莺。”
告别了凯莉后安迷修对埃米说:“十分感谢你的帮助,需要我们帮你做什么吗?”
埃米有些不好意思:“我姐姐一直都希望能出去看看,”他努力把到嘴边的“顺便找找她合眼的男朋友”吞进肚子里,“所以希望如果可以的话,可以请你们带我们一起出去。”
“当然可以,”安迷修说,“骑士是不会拒绝一个美丽小姐的愿望的。”
太阳爬上树梢,白色头发的青年打开门。他对多出来的小盔甲似乎没什么怀疑,只是按照惯例打扫了下桌面就继续了他持续了近半个月的工作。
当青年离开、月光爬上窗沿,玩具们开始一天中的放松时间,而一只漂亮的夜莺乘着微风落在依旧没被主人关上的窗子上,他金色的羽毛在月光下被镀上一层银光。
也许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凯莉已经与他说过了,因此在金从角落里扒拉出左滚右滚不想被他叼住的翠绿色玻璃珠后就看向了他们。
“凯莉说你们帮了她大忙,”金说,“你们想去哪儿?”
安迷修给他看了从凯莉那里知道的路线图,金看了半晌茫然地摇头:“我看不懂。”而后他小心翼翼地用翅尖碰了碰离得不远不近的玻璃珠:“格瑞,你知道怎么看这个东西吗?”
绿色的玻璃珠没回答这个在他看来幼稚无比的问题,只对四人说:“金每次最多带一个。走到那里需要三天。”
经过讨论,埃米按住了看到男神兴奋过度的艾比,而卡米尔认为安迷修应该最先赶回去。
安迷修带走了地图(卡米尔已经把它记下来了),金最终还是叼住了那颗滚来滚去的绿色玻璃球,他们离开了。
“你现在要走了吗?”埃米问。
卡米尔动作顿了顿,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没有无视这个毛线玩偶。
埃米本想就此撤退,没想到一回头就看见他姐朝他挤眉弄眼地示意他再接再厉。
埃米用一种跳火炉的决心凑了上去:“我我我们可以跟你一起去吗!”
卡米尔看了抖得似乎身上的毛线都要散掉的毛线玩偶一眼,看到他背后还有的一只丑丑的黑色三角形,想到怎么说也是这个陌生玩具帮了自己,也就随便地点点头:“可以,但要是路上发生什么,我是不会帮忙的。”
作为玩具也没什么好准备的,埃米和艾比用了些时间和其他玩具朋友告别,当天晚上他们就出发了。
卡米尔记得路线,这让他们只有遇上障碍而没有迷路的危险,他们在第一天的傍晚看到了格瑞。绿色的玻璃珠一如既往的冷漠,而他附近的紫色牵牛花开口:“你们是金的朋友吗?”
艾比激动而肯定给了牵牛花回答。
“你们需要休息一晚再走吗?”牵牛花问。
“玩具不需要休息,紫堂幻。”格瑞冷冷地说。
卡米尔也回答:“不,我会继续赶路。”
最后卡米尔和埃米继续上路了。
艾米的原话:“替我向呆头骑士报道,然后回的时候带些有趣的东西回。我要在这里等男神回来。”
埃米用自己短短的毛线小手捂住脸,觉得自己没脸再见那个小锡兵了。
“你们应该在这里停下,直到阳光再次出现。”一只兔子说。
“安莉洁小姐!”埃米认出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动物,那是丹尼尔工作间的常客。
安莉洁抖了抖她的长耳朵,说:“夜晚的树林很危险,你们不如明天再走。”
最后两人在路过的风女安吉拉的帮助下在树梢上过了一夜,看着夜间的捕食者悄无声息的自树下走过、从他们的身旁窜过,眼睛在月光的反射下泛着冷冷的光。
太阳升起,两个玩具继续向前,互相帮助着爬过挡路的石堆,牵住对方以免在过密的草丛里走散。
“姐姐会喜欢这个的。”埃米说。
卡米尔看见他手里拖着一片叶子,是漂亮的金黄色。
埃米决定回来的时候再来拿这些漂亮的东西,因为它对于他们来说太大了,非常不方便带着走动。
他们继续往前走,第二天傍晚的时候到达了河边——冲走卡米尔的那条,大概。
他们运气不太好,晚上的时候下了雨,等他们找到足够大且多的叶子搭棚遮雨时都已经变得湿漉漉的了。
埃米把背上丑兮兮的黑色三角形拆下一半,拧干一些后开始擦着卡米尔身上沾着的雨滴。
卡米尔往后躲了躲:“不用。”他拒绝到。
“可是不擦干你可能会掉色,”埃米据理力争,“你不怕你哥哥到时候认不出你吗?”
大哥不可能认不出他。卡米尔想反驳,却在埃米一再坚持要擦干他时沉默了下去,让埃米心满意足地把他弄干了。
那截绳子绑不回去了,埃米想了想,用它固定了一些叶子,让可以遮雨的空间稳定下来,以后有什么小小旅客路过时下雨的话可以进来躲雨。
他们运气很好,第三天早上的时候雨停了,他们还遇到了一只刺猬。
卡米尔向他描述了他们的目的地,名为银爵的刺猬先生说:“我知道那里。但你们需要可以安全过河的东西。”
他们趁银爵去找食物时用卡米尔手中锡兵配有的尖刀砍下了一片坚硬的树皮,在获得觅食归来的刺猬允许后埃米用黑色三角形剩下的一些把树皮和刺猬的一根尖刺系在一起——过程有点艰难,埃米的动作不太灵活,埃米猜测是因为作为支架的钢丝被水浸泡后大概有些锈了——由刺猬带他们过溪。
一路上有惊无险,溪水没有像最坏情况那样把他们冲走,而过溪后刺猬表示他们可以继续呆在树皮上,这样他们的速度也会快一点。
看着刺猬背上有这漂亮颜色的圆圆的果子,埃米忍不住感叹:“要是我能带一个去给姐姐就好了。”
“你带不回去的,”刺猬说,“对你们来说它太大了,而且说不定等你回的时候,它们已经腐烂了。”
卡米尔说:“会的,到时候我帮你。”
他们果然在第三天的时候到达了目的地,与刺猬告别后埃米见到了卡米尔心心念念的大哥雷狮。
他们被一个弹簧接了上去,一只电动的玩具狗把他们拖了上去,而白色涂装的锡兵雷狮站在窗沿等着他的弟弟,盔甲安迷修也在一边帮忙。
当卡米尔询问起斗争结果时,雷狮无所谓地说:“不算赢。我给他留下了些划伤,白天他就被人类丢到火炉里去了。”
听到卡米尔提起埃米,雷狮看了看那个丑丑的毛线玩偶,却没有轻视的意思。
“谢谢你的援手。”他表态道。
意外就是这时发生的。男孩推门而入,而原本身处暗中的黑猫从橱柜顶部探出头,裂开了一个笑容。
他把那些玩具分门别类地放好,看到失而复得的绿色小锡兵后开心地大叫了起来,把它和另一个白色的锡兵小心地放在特制的小匣子里,而在看到那个奇怪的丑兮兮的毛线玩偶后毫不犹豫地抓起它,把它丢入了熊熊燃烧的火炉里。
火舌舔过毛线,火焰在毛线编织的躯体上肆意生长。埃米努力眨眼向自己原先所在的方向看去,却被红色与灰色遮挡了所有的视线。
玩具们商量后决定大迁移,前往那个名叫丹尼尔的青年的工作室。
过程很顺利,天空连绵几天的雨后再次放晴,行踪成谜的兔子小姐和日常觅食的刺猬先生并不介意伸出援手。路过溪边的时候卡米尔留意了一下,雨后涨水使得溪面上涨了不少,泡在水里的果子果然如同先前银爵所说腐烂。漂亮的叶子也沾上了泥水,在水中漂浮着远去。而那日搭建的简易小雨棚也已被淹没,也许在水里泡着,也许被冲走了。
牵牛花紫堂幻依旧很精神,或者说雨水使得他更加生机勃勃。艾比在他的帮助下从树上的鸟巢上跳下,拉住唯一说过几句话且不害怕的盔甲问东问西,安迷修也非常耐心地有问必答。
最后她问:“我那傻弟弟呢?”
盔甲不说话了。
卡米尔递给她一段铁丝,上面有着火燎后的漆黑。
叽叽喳喳的毛线玩偶不再说话了。她颤抖着,似乎要把身上缠绕着的毛线全部抖散才罢休似的。卡米尔没说话,静静地等着她。
最后她伸手接过那根铁丝,晃了晃,还是站稳了。
“谢谢。”她说,转头顺着牵牛花的茎蔓爬回树上,没再回头。
太阳有点太好了。卡米尔摸了摸缠在手上不起眼的黑色铁丝想。晒得他的铁脑袋有点晕。
————————
从石墨直接复制过来突然就没分段😂
尝试电脑结果突然抽搐光标无法移动
蓝瘦
金宝最后迷路了没找着卡埃艾三人组_(:з」∠)_
(顶锅盖跑走)

奇怪脑洞堆叠一下……
本篇主卡埃微雷安
(卡米尔旧设形象根据在卡埃tag中看到的某贴〈现已忘记名字〉中所说为“布伦达”,雷狮是“雷鸣”)
狗血无比,角色ooc
狗血无比,角色ooc
狗血无比,角色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
(雷安故事现在时间段大部分参考魔女集会套路,还有其他角色支线但在此处未提出)
画的以上四个人物分别是脑洞里现在时间段的四个和过去时间段的三个,在右边的都是过去时间段的。
现时间段的艾比和埃米是因为有半天使半恶魔的父亲和人类母亲而变成的不被三方任何一边所容纳的“奇迹”,很神奇的两人一个继承天使一个继承恶魔,艾比只有一只天使右边的翅膀,埃米只有恶魔左边的翅膀。
被排斥的原因是埃米身上的一只恶魔翅膀,艾比在面对旁人敌视的时候一直以姐姐的身份护在埃米面前,于是本来有着天使外貌特征会被人尊敬的她在姐弟俩被安迷修收养前也在被排斥,后来即使安迷修所处“魔女”阵营没人敌视他们埃米也会下意识把翅膀收在披风下面。
卡米尔因跟随雷狮被太子派敌视,某次计划出现背叛者后被太子派追杀,出行的姐弟俩出手救了卡米尔——艾比原先不支持管人类内部斗争,但因为埃米奇怪的感觉以及暗中救一次卡米尔并没有危险所以两人还是救了。
后姐弟因为安迷修以及救了卡米尔一事被卷入主线剧情,一次意外中埃米为救卡米尔被鬼狐杀死
卡米尔为救埃米使用原本只能与纯种族订下的生死契,意外出现了乔伊(原著中埃米旧设),为埃米前世,身份是纯血恶魔,上辈子也和布伦达有过契约。
前世埃米意外脾气大具有攻击性又毒舌,多次袭击不成改挑衅卡米尔说你前世比现在牛逼多了,作为魔法师会用魔法分分钟把敌人打趴下,哪像现在一样柔弱无力连架都不会打,卡米尔冷冷瞟一眼不跟他一般计较,没告诉乔伊现在打起来谁虐谁也不一定。
一段时间后两人关系稍缓,为了不被生死契的特性搞死乔伊心不甘情不愿地帮卡米尔做事以免他为了他大哥雷狮坦然赴死然后一尸两命。在知道现在的艾比还活着的时候愣了一下而后在有空的时候就往艾比身边跑,在艾比哭着骂他傻逼并揍他的时候让她骂让她打,假装自己是现在的埃米。
皇室纠纷以太子的帮手鬼狐失败、太子倒台为终,结果谁都没想到身为“魔女”阵营、在外界有着“不老不死”的“魔女”共通性且至少是阵营内部前四的安迷修消失在众人面前。
主线剧情结束后越加沉默的乔伊在一次卡米尔难得有空出来找喜欢呆在室外高处的他的时候说了两人前世的事。
他说布伦达从小就很强大很忠于雷鸣,而他在某次帮雷鸣出战解决的时候顺手救过那时被人以黑暗血脉为借口封印力量、就要被杀死的乔伊,完成任务后就走了,而乔伊在姐姐乔茜(纯血天使,〈别问我为什么,还没想好理由_(:з」∠)_〉原著中艾比旧设)赶到后向她坦言想去追随那个很强的人类,乔茜看自己弟弟难得有除自己以外关心的人后又欣慰又有些吃醋,但看到乔伊眼中的斗志后还是同意了。
布伦达没拒绝乔伊的追随也没同意,乔伊就当他默认了,一直跟着他在他身边看着他以让恶魔这个长寿种族惊艳的速度成长,为雷鸣这个带着骑士长叛出皇室的人出谋划策增强力量。
之后异变突发,乔茜被所有人都没察觉到的黑暗力量击杀夺走天使力量,乔伊因感应到危险赶到时乔茜已死,“魔女”所属的秋和丹尼尔向他保证一定会把此次意外的制造者、非本界生命的“黑洞”抓住,同时告知同样因有所察觉而来此的雷鸣安迷修布伦达等人他们之前的敌人除了皇室外就是这个黑洞因为觉得有趣一直在搞事情。
即使有所防备所处于明处的他们仍被各种意外打得措手不及,所处形式越来越危险,布伦达多次为保证雷鸣的安全搞得自己重伤,有为了不被雷鸣发现警告他少管闲事而在雷鸣面前强装出没事人的样子,本来就因乔茜死亡而处于理智崩溃边缘随时可以出去大杀四方的乔伊更加暴躁,在布伦达一次重伤到没法反抗的情况下给他签了个契约,把所有伤都凭着恶魔的强悍体质扛了下来,于是变得只能进入躺尸状态,还死鸭子嘴硬地嫌弃布伦达人类的弱逼体质。
布伦达这次没再冷眼一个然后走人,默默听着他颠三倒四毫无逻辑地骂,用自己为雷鸣锻炼出来的熟练无比但对恶魔没什么作用的治愈术用在乔伊身上。之后布伦达跟乔伊说他不必这样,他可以选择离开而不是跟自己被那个似乎很强的黑洞针对,而乔伊甩了他个黑眼就当没听见这次谈话。
后布伦达瞒着所有人替雷鸣去试探情况,被黑洞设计困在了一个开了个异次元口的结界里出不去,对他兄控程度心里早就有b数的乔伊通过早就藏在布伦达身上的传送阵强行把自己挤进了已经没可能出去的结界里,把布伦达锁进一个他造的结界里后牛逼兮兮地跟他说别搞事情,这结界和自己的命连在一起,要是布伦达想从里面打破结界不怕自己死掉请随意动手,然后心情愉悦地看见从来没在布伦达脸上出现过的震惊与不敢置信还带点惶恐透过一直遮脸的头发和结界出现在他面前,接着更加心情愉悦地顶着重伤去强行关闭由乔茜力量打开的异次元通道。
最后乔伊成功把那源源不断往外冒着怪物的异次元关上了,甚至是在杀掉大部分怪物后才被最强的那个撞到阻拦着他们所有人的那个大结界上。
乔伊把他跟布伦达身上那个会把布伦达所有伤转移到他身上的契约断掉,然后把最后用于防御和维持生命的力量推到了一直护着布伦达的小结界里,想雷鸣和安迷修应该也快到应该能撑到那个时候吧,然后就死了。
没想到还能再睁眼,而且睁眼还是布伦达那个为了他大哥可以去死的早死的傻逼脸,乔伊都快被那个被所有人尊崇的“命运”给气疯了。
讲完以前的事并发表完自己感官的乔伊神清气爽,挥挥手表示老子要走了,你可爱的小弱鸡就要回来了,开心不,并顺带解释了一下埃米之前一直处于恢复状态,又因为本身力量太弱恢复慢才弄得现在才要醒,乔伊估摸自己只是被世界从棺材里挖出来充个数的。
卡米尔沉默一会儿后问你知道之后自己回去哪吗。
乔伊表示不知道,无所谓,他不在乎。
距他所在的时间已经太远太远,除了安迷修那个不知道为什么开挂成“魔女”的家伙外所有他认识的他不认识的人都已经死了,无人记得,连故事都记载得模糊不清。更别说那个臭屁的家伙只是那个时候的一个力量称得上强的人类,而人类这个种族可以说是世间最受不起时间洪流的存在了。
等乔伊闭上的眼睛再睁开时,占据眼白的黑色褪去,失去力量支撑难再像恶魔翅膀尖锐的黑色围巾垂下,单边的恶魔翅膀从脊骨处张开,因不处于战斗状态中看起来并不大。
他茫然地看着面前表情称得上柔和的卡米尔,刚醒来的脑袋并没有给他清晰的思路,让他以为自己还在那黑暗漫长但十分温柔的梦里。
卡米尔伸手揽过埃米,把他的头按在自己肩窝,一下一下摸着并不扎人的黑色头发,而后在埃米渐渐清醒并开始有些慌乱挣扎的时候贴着他尖尖的耳朵,对他说——
“谢谢。”
————End————
来找弟弟的看到某些奇怪画面的艾比:……卡米尔你个变态放开我弟弟啊啊啊啊——!!
鬼狐:又让我背锅?!

前两张动画里印象中有过的图的拟人
后三张手书部分分镜
小小真适合他们
哇,想摸鱼

我爱他(比心)
他炒鸡可爱
当然瞳瞳不是我的(泪)
右上角Q群(无关京剧猫)摸鱼请别在意_(:з」∠)_

在没有对照的时候摸的瞳瞳拟人,错误一顿请轻拍(捂脸)
想摸西瞳武白的手书……分镜都设计好了……然而,没时间,板子不但坏了而且还不在身边,一星期有六天与电器绝缘(目死)

【哨向】虚妄之物

腐向,主戬飞,副耀云,影羽
题目瞎编,基本与文章无关
ps:戬飞为向哨,耀云,影羽为哨向,标题的哨向是表示是借梗哨兵向导(•̀⌄•́)
文笔辣鸡剧情清奇坑品不良ヽ(・ω・ゞ)
文笔辣鸡剧情清奇坑品不良ヽ(・ω・ゞ)
文笔辣鸡剧情清奇坑品不良ヽ(・ω・ゞ)
重要的事说三遍
哨向设定可百度,有私设会在文尾写明
————————

火云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从冰凉冷的绿色溶液中爬出来没几年,脑子里除了事先就被那些白大褂们设定好的常识就没有什么了,而即便是几年后的现在,在他仍记得那群人喜悦至疯狂的表情的情况下,他也还没理清自己脑子里那团混沌。
今天有什么不同?他努力调动剧痛下仅有的一分理智去思索。
没什么不同,针对哨兵的日常训练,短暂又近乎死寂的晚餐时间过后他被单独拎进了那几年也没怎么变过格局的地下实验室,继续被那群白大褂泡在不知道是什么的冰冷液体中,任由他们操控着仪器注射一些药剂进自己体内。
然后呢?火云想。他微微睁开眼,看到自己的精神体——一只红色的萨摩犬在外面焦躁地踱步——这很喜感,透过绿色的液体看它显得颜色奇怪且扭曲。但他即使想勾起嘴角笑笑缓解情绪都做不到,即使他的五感因不明原因比自己同期战友稳定不止一倍,甚至不需要白噪音和向导的定期梳理,但这种刺骨的冷和痛仍让他感到不适。
这些都很正常,这几年他都是这么过来的。但这些家伙是怎么出现的?火云模糊地看着眼前不止晃动的人影。他——或她显得十分愤怒,正狠狠的抓着火云的肩膀,像是不撕下火云一块肉自己就亏了似的。
即使从头上淌下的血入侵了眼睛,疼痛让眼前仿佛镀了一层马赛克,火云也觉得那个向导该是蓝色的眼睛,就像那些蓝色的头发一样。
哦,向导。火云总算想起了面前这个处于暴怒边缘的人的部分身份了。
基地里响起了从没响起的最高警报,火云被从实验室中拉了出来,而后像自己周围死气沉沉的队友们一样听从安排前往迎击入侵者。
临走前那个带着黑色金属面具的上司拍了拍火云的肩膀,对他说:“三号门的地方是一个向导带领的三十人队伍,你对向导的精神攻击抵抗力比其他人都强,不要让我失望。”
火云对上司行了一个军礼,眼角的余光让他看到了把自己裹得密不透风的上司面具旁散出的几根白发。
但情况并没有设想的那么美好。火云甚至还没看到敌人的影子,一道精神攻击就几乎让他们的队伍都瘫痪,包括火云,而队伍中的两个向导更是因为对精神力感知敏锐受创最重,两眼一翻就倒了下去。
火云在这时才体会到自己哨兵战友们的不容易,在脑袋像被人用几十根圆锥猛扎的同时听到了远在基地另一端的爆炸声,响得像是他自己置身其中,撑着光滑地面的双手之下的灰尘硌手的不行。
这就是向导吗。扶着身体同样颤抖不止的萨摩犬让自己站起来,火云努力降低自己的五感,试图让自己看清面前敌人的位置而不是看到破损的机械门内零件上的灰尘。这不应该,他在被推进各种仪器里做各种测试的时候得出的结果是他的精神防御高得吓人,就像——
——就像“有A级以上的向导为他建立了屏障”一样。
几年前不知是哪个白大褂说的一句极小声的话此时仿若惊雷般炸开中在他耳边。
几年前?是几年前?火云竭力思索着。他有向导吗?是谁?为什么从来没有人与他提到过?如果是真的,为什么平日里稳定得不得了的屏障会在现在毫无作用?
有敌人向他发起进攻。即使是在失神中哨兵的本能与精神体的战斗力都是不容忽视的,矮身错过敌人的拳头,火云猛地抓住那只手臂向左一甩,本以为至少会有一秒迟钝的敌人却反手抓住火云的小臂,身体在半空强行转了个方向,一脚踹向了火云的腹部。
眼看避无可避,萨摩犬突然从一侧冲出,作势要咬敌人抓住火云的手,敌人一惊之下松开手,火云也向后退去堪堪避开了那会让他胃酸上涌的一脚。
有些人从他身边跑过,目标是那些还没缓过来的哨兵。
这不行。火云意识到。他必须保护——保护什么?他撑住自己的额头。他必须保护什么?基地?战友?
红色的火焰从火云手中窜出,挡在入侵者们面前,骤然出现在面前的火光让他们动作一滞,接着火焰连成的墙让他们失去了原本的目标。
他们不约而同地看向造出火墙、却是唯一一个还在他们视线中的敌人,确在看到自己队长的表情时选择了等候命令而非上去帮忙。
接下来的战斗是一目了然的一边倒。向导的精神攻击和暗示永远是哨兵们的克星。火云在被踹倒在地并被赠送了一记右勾拳,接着被向导卡着肩膀咆哮在什么,不过他目前听不清了——他十分庆幸这一点。
似乎是有人把快发疯的向导拉了开了。火云模糊地感觉到这一点,下意识抬手抓住了什么,然后眼前一黑终于失去了意识。
————————————
本章出场
火云(哨兵)
精神体:红色萨摩犬
(ps:现实中不存在红色萨摩犬,仅为私设(。 )
(↑相信大家都看出他是谁了)

龙戬(向导)
精神体:?

——————————
时隔一年(真)才发出来(捂脸)
原本构思的是主耀云的西幻梗结果不知道怎么就延生成这样了(。
小学生文笔勿喷呀米娜桑┌|゜з゜|┘
欢迎捉虫!百度输入法快搞死我了……
大家新年快乐!

想写文!想开车!!
我大夜殿如此帅气迷人!!
人鱼梗的话大家觉得风耀夜凌云谁是人鱼更好呢_(:з」∠)_

不知道能说什么……大概是一种绝望吧
最近三天的战果(等下那个也是),打了近三百次百鬼感觉食指都要起茧了,但是到现在我一个连总碗都没有
碗都没有
wy你怎么不去sys

三天前的真事

不同的大概只有对方的阴阳师皮肤是默认而不是黑晴明的,对方说的是“辣鸡”而不是“垃圾”

蛮生气的那时候。我承认雪女斗鸡有那么些让人讨厌可打输了别人就骂一句垃圾就是你的问题了【嫌套路恶心就练更恶心的去恶心对方就好了,为什么要骂人?不管什么式神都是玩家喜欢并且用心练了的啊

当初我被阴阳师宣传用的那张神乐的正脸图吓得根本不敢进,几个月后尝试着玩一下本来想退的全是雪女初始皮肤的盛世美颜让我留下来了

不管网易对她干什么不管剧情里的她有多疯狂我还是最喜欢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