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墨

【哨向】虚妄之物 3

  哨向,腐向,主cp戬飞,耀云,影羽,不食误点

------------------------------------------------

火麟飞想起来了,大部分的。

  他和龙戬都是同一般情况那样八岁觉醒,在测出哨兵和向导的天赋后开始在塔内学习,而那时的雪皇已经成为了首席向导,责任之一就是教导新一代中的佼佼者,让他们可以更快地掌握自己的力量。她见证了火麟飞的成长,组织与恢复火麟飞散落的精神碎片也不是难事。但她不知道的事,火麟飞也是有些没记起来的。

  所以当他跟着风耀——恢复记忆后他才想起来这个戒备在雪皇身边的哨兵是个熟人——经由传送舱来到风影面前时,对于突然出现在三人间可以实质化的尴尬氛围可以说是莫名其妙的。

  三个哨兵间的情仇爱恨?不,不可能的,火麟飞可以发誓自己真的只喜欢自己发小,在知道他是哨兵而对方是向导时不知道有多开心,在成年的时候测出与对方是最高匹配对象的时候精神体的尾巴都摇成了一朵花,是万万不可能和这对兄妹有任何关系的,而且他的记忆告诉他他们也应该早就有了自己的向导才对。

  最后是风影先对风耀点了点头,示意火麟飞跟上后就率先离开了。

  火麟飞快步跟上她,回头发现风耀还站在原地看着这边,和风影有七分相似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你跟你哥怎么了?” 将要离开建筑物前火麟飞问风影。

  风影输入指令的手一顿,有点惊讶地看向火麟飞:“你不知道?雪皇大人没恢复你的记忆吗?”

“恢复了,但……好像不太全。”火麟飞屈起手指敲了敲太阳穴,“很多事都连贯不起来,大概是只恢复了雪皇亲眼看到过的。”

  “这样,”风影了然地点点头,却也没解释,按下了最后的密码,“那些不重要。还有人在等你呢。”

  防入侵的电子门向两边打开,外面的天阴沉沉的,飘着密密的雨丝,有人撑着黑色的伞站在雨里,妆容肃穆得像是要去参加一场盛大的葬礼。

  风影往回走,而火麟飞踏入雨里,走向他的向导。

  “好久不见,”火麟飞站在雨里对龙戬张开手臂,露出和以前一样的笑容,声音有点抖,看着的景象也有点模糊,但这大概是因为现在下雨有点冷的缘故,“不打算表示些什么吗?”

他被用力往前拉去,  被死死地抱住。抱住他的人近乎失力地把重量压在火麟飞身上,火麟飞用同样的力度回抱住龙戬,他觉得两个人都在笑,又觉得胸口的起伏近乎哽咽。

  火麟飞感觉到冰冷的手指在自己脸上摸索着,以往会让他鸡皮疙瘩爬起来的举动现在他也没甩开,两人的连接也因为这时隔多年后的近距离接触明晰了不少,彼此间喜悦的情绪都可清晰地感知到。

  “我以为你死了。”龙戬说。

  “我也是。”火麟飞拍了拍他的背,“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龙戬想说什么,张了张嘴但最终只是摇摇头,什么都没说,松手往后退了半步。

  “走吧,”火麟飞拉住龙戬的手,即使他们现在都狼狈而冰冷,“虽然不知道我现在在塔里是什么地位……但如果还和以前一样的话,我们可是会随时被抓去做苦力的,在此之前不想做点什么吗?”

 ————对不起我不会开车————

  火麟飞当日的话就像是一根被树起的flag迎风招展。

  在龙戬为期三天的热潮期过去后,风影就像卡着秒表一样带着火麟飞的新的身份卡登门拜访了。

  “啧啧,”她拉过椅子坐到床边,一脸感慨地看着还不太起得来火麟飞,“你是我们中唯一一个被向导上的。”

  火麟飞:“……”

  “我开心就好。”他干巴巴地吐出一句。

  “嗯,你开心就好。”风影十分理解地点点头,把火麟飞的身份卡从口袋中抽出后递给他,“你的身份还是雪皇麾下的中将,而且上面已经有任务发配下来了。”

  火麟飞龇了龇牙:“我才刚回来三天!”

  “这次是情况紧急,”风影说,“我和天羽有别的任务,龙戬要留下负责上次的收尾,哥哥他……”她顿了顿,“他要留下来保护雪皇。”

  “你说了算。”理由非常充分,最后火麟飞只能这么回答。

  最后风影收到通知,与端着食物的龙戬打了个招呼后便离开了。火麟飞气哼哼地嚼着食物,好像它们就是那些发布任务的恶人。

  他和龙戬告别,在第二天便带人到达了风影告诉他的任务目的地,看到了她说的老熟人。

  “回来了。”夜凌云对火麟飞伸手与他握了握便放开了,“你也是劳碌命,才被捞出来又要出来。”

  火麟飞夸张地叹了口气:“没办法,天才我就是这么不可或缺,哪里都少不了。”

  “贫你的去吧。”夜凌云扯了扯嘴角,“了解任务多少?”

  “资料上的一些,”火麟飞思索片刻把昨天看的资料概括了一下,“你们找到线索鬼谷残部和凤凰世家有关,然后一直追踪到这里,可却被一些人时不时的偷袭被迫停在这里,因此向塔求援。”

  “对,”夜凌云说,火麟飞察觉他的精神力在两人周围竖起了屏障,夜凌云的精神体——一只紫色的蝙蝠——扑了扑翅膀便消失了,“还有一些是资料里不能提的,”他说,“天羽,记得吗?风影的向导,她是凤凰世家窃取了冥王基因后的产物,而且我们这么穷追不舍的原因也是上次发现的东西……龙戬有跟你说吗?”

  火麟飞诚实地摇了摇头。他觉得现在跟睡美人一样,刚刚醒来,对外界一无所知。

  “在鬼谷的临时基地下发我们发现了一个实验室,那里面全是‘你’,”夜凌云说,“我们听冥王和雪皇的命令在收集了资料后讲那个地方销毁,而龙戬近期的任务就是破解那些有特殊加密的文件。”

  火麟飞想起了雨中的龙戬,他看起来想说什么。

  可他什么也没说。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