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墨

【卡埃】小锡兵

伪童话风,4000+,ooc注意 狗血注意
主卡埃,辅雷安,凯柠,瑞金,一丢丢隐晦的嘉丹和鬼莱
向安徒生童话的《小锡兵》以及游戏“毛线小精灵”以及岚少实况致敬
————————————————————————————————
“我不属于这。”
新来的玩具——铁质的小锡兵这么说。他身上染着鲜艳的绿色,表情僵硬,和白天屋子的主人仍在时一般无二,与热闹起来的现在格格不入。
“我要去找我大哥。”
听到他的声音的只有一个毛线玩偶。
埃米很早之前就和姐姐艾比一起被白色头发的青年捡了回来,虽然他到现在也不明白那个优雅又神秘的青年为什么会把两个制工粗糙的毛线玩偶带回来,甚至在某个晚上艾比向他念叨了一晚上在童话书上看到的“每个公主都该有城堡”定律后第二天就自己在这个屋子里手制了一个漂亮的毛线城堡,让其他玩具羡慕得不要不要的。
不过虽然艾比兴高采烈地住了进去,埃米也是没有去的。虽然他和艾比是同一个小孩在相隔不久的时间里做出来的,但他和艾比站在一起就是会有很大的差距。最明显的大概就是他们的翅膀了,如果说艾比的是小心翼翼用最洁白柔软的毛线缠绕制成,埃米的大概就是丑兮兮的连在背部的两个不规整的黑色三角形。
艾比永远地活力四射,而在她活蹦乱跳地和其他玩具挤成一团在桌沿打量青年制作而未完成的木偶的时候,埃米缩在角落看着她,确保在她脚滑时有人能发现并把她从桌底捞起来。而埃米也因此听见了新来的小锡兵的自言自语。
他忍不住看向那个小锡兵。而那个小锡兵一动不动,好像依然有人类在旁边看着他们一样。
“你是从外面来的吗?”埃米问。
小锡兵是今天青年带回来的,而之前玩具们是围在他身边叽叽喳喳不停的,不过之后全因新同伴的冷漠挫败而归,才转而涌向了那个被青年做得栩栩如生的木偶。
小锡兵没有回答埃米的意思,他甚至没有移动直视的视线分毫。
埃米也没在说话,重新看着自己姐姐去了。
有只全身漆黑的野猫在这时从窗口爬了进来——上帝,青年从来没有把东西随手关上或锁起的习惯,这使得在箱子和橱柜里的玩具们非常开心——但不得不说,对于现在来说那大概是个噩耗。
黑猫踩着放在窗边凳子上的木偶有着金色头发的脑袋着陆在桌上,像是个顽劣的孩童一样不停故意去撞倒或踩住四散奔逃的玩具们。有几个没跑赢,被从桌上撞了下去,落在地板上发出听着就疼极了的脆响。
“走开!你这个坏蛋!”有个大胆的玩具朝他喊,挥舞着自己短短的毛线小手。
埃米连滚带爬地冲了过去,但并没有来得及阻止自家姐姐被黑猫因好奇而凑过来探了探的鼻尖拱翻的结局。不过好在黑猫对她没什么兴趣,打了个小小的喷嚏后就跨了过去,用尾巴带倒了冲过来的埃米,但没有要把他们吞掉的意思。
黑猫寻着不知名的东西来到了新来的小锡兵面前,张嘴,在其他玩具尖叫的背景音下把什么东西吐在桌上,然后就这么扬长而去。
被吐出来的一副小小的盔甲,上面还有着不少坏蛋猫的口水。有的玩具在他尝试着站起来的时候凑了上去,有的好心地给他递了纸巾。
“谢谢,”盔甲道谢,用纸巾擦拭着自己,“有哪位好心人可以告诉在下这是在哪吗?”
“这是丹尼尔的工作室。”有玩具回答他,“你是谁?”
“在下安迷修。”盔甲说,抬头后看见了头上几乎实体化“……”的小锡兵,惊讶道:“卡米尔?!你也在这里!”
得知两个玩具相熟后玩具们把明显比卡米尔更让人亲近的安迷修围了起来,把被卡米尔完全抵挡的热情双倍地传达给了安迷修。这使得安迷修几乎是在过了半夜之后才有空闲来到卡米尔身边。
“雷狮很担心你,”安迷修说,“那天发生什么了?”
“那天窗户没关好,”卡米尔说,“我掉出了窗外,落到一只刺猬的背上,在它过河的时候被水带走了,被冲到岸上后有个人类把我带到这里来了。”
“我是被那只坏家伙带过来的,”(卡米尔:显而易见。)安迷修说,“雷狮在和太子对峙,我没留意到它。我想我们应该快点回去。”
“你知道怎么回去吗?”卡米尔问。
“呃,”安迷修愣了一下,“不知道。”
不过他们很快就知道了。安迷修询问了那时最近的埃米,而艾比听到了这个问题,说:“你们可以去问问那些书,他们知道很多。”
老旧书籍堆集的地方有点高,因为他们太老了,有些脆弱而缺少年轻玩具那样的活力。
“我们不知道,”书说,书页翻动时带起的风与灰尘差点将好不容易爬上来的四个小家伙抖下去,“也许你们可以去问凯莉。噢,以前我说不定会推荐去问鬼狐天冲,但现在……”书的声音弱了下去,最终合上,不再搭理来访者。
埃米和艾比是知道这件事的。他们来到这里的时间够早。而那个名叫莱娜的漂亮的纸片舞女最后在一个雪夜里跳出窗外,可等雪融化后,玩具们没找到她的踪迹,就好像她像那些漂亮的六角形一样在阳光下融化、消失。而原本喜欢叽叽喳喳地拉帮结派的俄罗斯套娃一直停在橱柜的角落,灰尘在他身上安家。
他们找到了凯莉,那是个漂亮的瓷娃娃,颜色比卡米尔身上的还要漂亮几分。听到他们的来意后她打量了三人——艾比和凯莉因为一只漂亮的夜莺有些过节,艾比在听到凯莉的名字后就跑了——一会儿后才道:“我可以告诉你们,但你们能给我什么?”
“你想要什么?”卡米尔问。
凯莉给他们看了自己的珍藏。
“这是安莉洁送给我的,”她看着那些漂亮的白色干花温柔地说,“我希望能有东西可以让我把它们戴在身上。”
最后埃米把背后一个丑丑的黑色三角形拆下来,安迷修和卡米尔把它们分成两半,一半将干花系在凯莉头上,一半将干花缀在凯莉胸前。
“谢谢你们,男孩们。”凯莉表达了自己的谢意,并让一截无聊的铅笔把自己描述的路线画在了纸上。
“你们可以在明天晚上出发,”凯莉友情建议到,“那样你们可以搭金的便车——他是个夜莺。”
告别了凯莉后安迷修对埃米说:“十分感谢你的帮助,需要我们帮你做什么吗?”
埃米有些不好意思:“我姐姐一直都希望能出去看看,”他努力把到嘴边的“顺便找找她合眼的男朋友”吞进肚子里,“所以希望如果可以的话,可以请你们带我们一起出去。”
“当然可以,”安迷修说,“骑士是不会拒绝一个美丽小姐的愿望的。”
太阳爬上树梢,白色头发的青年打开门。他对多出来的小盔甲似乎没什么怀疑,只是按照惯例打扫了下桌面就继续了他持续了近半个月的工作。
当青年离开、月光爬上窗沿,玩具们开始一天中的放松时间,而一只漂亮的夜莺乘着微风落在依旧没被主人关上的窗子上,他金色的羽毛在月光下被镀上一层银光。
也许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凯莉已经与他说过了,因此在金从角落里扒拉出左滚右滚不想被他叼住的翠绿色玻璃珠后就看向了他们。
“凯莉说你们帮了她大忙,”金说,“你们想去哪儿?”
安迷修给他看了从凯莉那里知道的路线图,金看了半晌茫然地摇头:“我看不懂。”而后他小心翼翼地用翅尖碰了碰离得不远不近的玻璃珠:“格瑞,你知道怎么看这个东西吗?”
绿色的玻璃珠没回答这个在他看来幼稚无比的问题,只对四人说:“金每次最多带一个。走到那里需要三天。”
经过讨论,埃米按住了看到男神兴奋过度的艾比,而卡米尔认为安迷修应该最先赶回去。
安迷修带走了地图(卡米尔已经把它记下来了),金最终还是叼住了那颗滚来滚去的绿色玻璃球,他们离开了。
“你现在要走了吗?”埃米问。
卡米尔动作顿了顿,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没有无视这个毛线玩偶。
埃米本想就此撤退,没想到一回头就看见他姐朝他挤眉弄眼地示意他再接再厉。
埃米用一种跳火炉的决心凑了上去:“我我我们可以跟你一起去吗!”
卡米尔看了抖得似乎身上的毛线都要散掉的毛线玩偶一眼,看到他背后还有的一只丑丑的黑色三角形,想到怎么说也是这个陌生玩具帮了自己,也就随便地点点头:“可以,但要是路上发生什么,我是不会帮忙的。”
作为玩具也没什么好准备的,埃米和艾比用了些时间和其他玩具朋友告别,当天晚上他们就出发了。
卡米尔记得路线,这让他们只有遇上障碍而没有迷路的危险,他们在第一天的傍晚看到了格瑞。绿色的玻璃珠一如既往的冷漠,而他附近的紫色牵牛花开口:“你们是金的朋友吗?”
艾比激动而肯定给了牵牛花回答。
“你们需要休息一晚再走吗?”牵牛花问。
“玩具不需要休息,紫堂幻。”格瑞冷冷地说。
卡米尔也回答:“不,我会继续赶路。”
最后卡米尔和埃米继续上路了。
艾米的原话:“替我向呆头骑士报道,然后回的时候带些有趣的东西回。我要在这里等男神回来。”
埃米用自己短短的毛线小手捂住脸,觉得自己没脸再见那个小锡兵了。
“你们应该在这里停下,直到阳光再次出现。”一只兔子说。
“安莉洁小姐!”埃米认出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动物,那是丹尼尔工作间的常客。
安莉洁抖了抖她的长耳朵,说:“夜晚的树林很危险,你们不如明天再走。”
最后两人在路过的风女安吉拉的帮助下在树梢上过了一夜,看着夜间的捕食者悄无声息的自树下走过、从他们的身旁窜过,眼睛在月光的反射下泛着冷冷的光。
太阳升起,两个玩具继续向前,互相帮助着爬过挡路的石堆,牵住对方以免在过密的草丛里走散。
“姐姐会喜欢这个的。”埃米说。
卡米尔看见他手里拖着一片叶子,是漂亮的金黄色。
埃米决定回来的时候再来拿这些漂亮的东西,因为它对于他们来说太大了,非常不方便带着走动。
他们继续往前走,第二天傍晚的时候到达了河边——冲走卡米尔的那条,大概。
他们运气不太好,晚上的时候下了雨,等他们找到足够大且多的叶子搭棚遮雨时都已经变得湿漉漉的了。
埃米把背上丑兮兮的黑色三角形拆下一半,拧干一些后开始擦着卡米尔身上沾着的雨滴。
卡米尔往后躲了躲:“不用。”他拒绝到。
“可是不擦干你可能会掉色,”埃米据理力争,“你不怕你哥哥到时候认不出你吗?”
大哥不可能认不出他。卡米尔想反驳,却在埃米一再坚持要擦干他时沉默了下去,让埃米心满意足地把他弄干了。
那截绳子绑不回去了,埃米想了想,用它固定了一些叶子,让可以遮雨的空间稳定下来,以后有什么小小旅客路过时下雨的话可以进来躲雨。
他们运气很好,第三天早上的时候雨停了,他们还遇到了一只刺猬。
卡米尔向他描述了他们的目的地,名为银爵的刺猬先生说:“我知道那里。但你们需要可以安全过河的东西。”
他们趁银爵去找食物时用卡米尔手中锡兵配有的尖刀砍下了一片坚硬的树皮,在获得觅食归来的刺猬允许后埃米用黑色三角形剩下的一些把树皮和刺猬的一根尖刺系在一起——过程有点艰难,埃米的动作不太灵活,埃米猜测是因为作为支架的钢丝被水浸泡后大概有些锈了——由刺猬带他们过溪。
一路上有惊无险,溪水没有像最坏情况那样把他们冲走,而过溪后刺猬表示他们可以继续呆在树皮上,这样他们的速度也会快一点。
看着刺猬背上有这漂亮颜色的圆圆的果子,埃米忍不住感叹:“要是我能带一个去给姐姐就好了。”
“你带不回去的,”刺猬说,“对你们来说它太大了,而且说不定等你回的时候,它们已经腐烂了。”
卡米尔说:“会的,到时候我帮你。”
他们果然在第三天的时候到达了目的地,与刺猬告别后埃米见到了卡米尔心心念念的大哥雷狮。
他们被一个弹簧接了上去,一只电动的玩具狗把他们拖了上去,而白色涂装的锡兵雷狮站在窗沿等着他的弟弟,盔甲安迷修也在一边帮忙。
当卡米尔询问起斗争结果时,雷狮无所谓地说:“不算赢。我给他留下了些划伤,白天他就被人类丢到火炉里去了。”
听到卡米尔提起埃米,雷狮看了看那个丑丑的毛线玩偶,却没有轻视的意思。
“谢谢你的援手。”他表态道。
意外就是这时发生的。男孩推门而入,而原本身处暗中的黑猫从橱柜顶部探出头,裂开了一个笑容。
他把那些玩具分门别类地放好,看到失而复得的绿色小锡兵后开心地大叫了起来,把它和另一个白色的锡兵小心地放在特制的小匣子里,而在看到那个奇怪的丑兮兮的毛线玩偶后毫不犹豫地抓起它,把它丢入了熊熊燃烧的火炉里。
火舌舔过毛线,火焰在毛线编织的躯体上肆意生长。埃米努力眨眼向自己原先所在的方向看去,却被红色与灰色遮挡了所有的视线。
玩具们商量后决定大迁移,前往那个名叫丹尼尔的青年的工作室。
过程很顺利,天空连绵几天的雨后再次放晴,行踪成谜的兔子小姐和日常觅食的刺猬先生并不介意伸出援手。路过溪边的时候卡米尔留意了一下,雨后涨水使得溪面上涨了不少,泡在水里的果子果然如同先前银爵所说腐烂。漂亮的叶子也沾上了泥水,在水中漂浮着远去。而那日搭建的简易小雨棚也已被淹没,也许在水里泡着,也许被冲走了。
牵牛花紫堂幻依旧很精神,或者说雨水使得他更加生机勃勃。艾比在他的帮助下从树上的鸟巢上跳下,拉住唯一说过几句话且不害怕的盔甲问东问西,安迷修也非常耐心地有问必答。
最后她问:“我那傻弟弟呢?”
盔甲不说话了。
卡米尔递给她一段铁丝,上面有着火燎后的漆黑。
叽叽喳喳的毛线玩偶不再说话了。她颤抖着,似乎要把身上缠绕着的毛线全部抖散才罢休似的。卡米尔没说话,静静地等着她。
最后她伸手接过那根铁丝,晃了晃,还是站稳了。
“谢谢。”她说,转头顺着牵牛花的茎蔓爬回树上,没再回头。
太阳有点太好了。卡米尔摸了摸缠在手上不起眼的黑色铁丝想。晒得他的铁脑袋有点晕。
————————
从石墨直接复制过来突然就没分段😂
尝试电脑结果突然抽搐光标无法移动
蓝瘦
金宝最后迷路了没找着卡埃艾三人组_(:з」∠)_
(顶锅盖跑走)

评论(2)

热度(19)